“油罐车混拉食用油”争议背后:油罐混用,是否常见?

傅一波
2024-07-09 14:08:43
来源: 时代周报
对于大众来说,使用食用油和工业用油混罐使用,多少有悖常识。

7月2日,根据《新京报》报道,两辆刚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并未洗罐的情况下,装上食用大豆油后驶出厂区。该报道称,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危险液体。

7月6日,报道中涉及的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针对“罐车运输油罐混用”的问题回应,称已从7月5日开始在全系统深入开展专项大排查。

天津市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宣传与应急处于7月9日上午回应称,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中,近期会向社会通报。

图源:图虫创意

对此,一位邢台运输企业主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南和区,从事运输行业的大小企业至少有500家,有危险品资质的也不在少数,而整个邢台的企业则有5000-6000家。他表示,“这两年运输公司不好干,胆子大的一定会剑走偏锋”。

无论如何,对于大众来说,食用油和工业用油混罐混用,多少有悖常识。

“潜规则”

50多岁的徐栋是河南一家货运公司的老板。他共管理60辆车,包括危险品罐车(以下简称“危罐车”)和普通罐车,线路覆盖广,近至京津冀,远至大西北。

看到上述新闻时,他说本想评论一条,“食用油根本不能用危险品的罐车来装,这是违法的,就跟投毒差不多”。

“危货与普货理论上是不能混装的,除非能祛除掉车内原有货品的气味和残留物质,并抹除车体上的介质字样,直至第二年年审车时候再重新涂上。”

图源:新京报(视频截图)

但徐栋也承认,类似的情况虽然没在自家公司发生,但他身边有同行确实有这么做。

在他的口中,从2022年中旬开始,罐车的运输行业涌入大量从业人员。此后,这个行业逐渐饱和并且陷入价格战。

为了争夺客户,罐车公司之间展开激烈竞争。业内有的操作是,运送普通货物的普罐车为追求更多利益,当作危罐车违规运送煤油,也有危罐车反向操作,运送普通货物,为的就是抢市场。

其次,是买方企业压价。按行业的通识,在同等距离下,危罐车的运输价格高于普罐车的30%-40%。举例来说,以往2000元一次的运输费用,买方企业可能会压到1500-1800元。

而最让运输企业头疼的是回款期,原本一个月可以收回的账,现在需要半年到一年。

由于运输公司盈利能力下降,运输司机的盈利空间也被压缩。徐栋表示,行业好的时候,大多数罐车司机是定薪,月薪在7千-1.5万之间。现在,以徐栋自己的公司为例,他手下的不少司机都走提成的模式。也就是说,只有多跑车,才能赚到钱。

紧接着,不少货运公司倒闭、裁员,衍生出了很多私人小车队,他们挂靠大的运输公司后再接单,这就导致小部分逐利的司机违规混装。

因为清洗罐体至少需要500元-800元的费用,如果买方企业没有严控,那么对司机来说,这笔钱能省则省。

除此之外,危罐车还经历了一波成本的上涨。比如,2018-2019年就有规定,要求车辆装上自动调节的大灯、急切断阀等安全性设备,折算下来每辆车得花上万元左右。

再算上各类的保险费用,徐栋说,“成本高了10%”。

他觉得,之所以会出现“罐车运输油罐混用”,一方面是行业恶性循环所致,另一方面则是利益之争。

“罐车之乡”也卷

市场的内卷反应到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尤为明显。在不少从事罐车运输的业内人士口中,这是业内有名的“罐车之乡”。

约在2005年前后,中国质量报发布的《给“地沟油”背后一枪》的报道,其中提及(地沟油)每天以近千吨的数量由河北周边省、市的暗藏窝点,川流不息地被运往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2011年《经济参考报》也曾做过调查报道,文中表示: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现南和区)曾是泔水油黑工厂的集中地。

邢台在此后每年都跟进“地沟油”管理工作,灰色产业逐渐消失,但在那个阶段所形成的罐车运输队伍却逐渐庞大起来。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邢台运输企业主向时代周报表示,随着竞争加剧,对于邢台5000-6000家的运输企业(含个体)来说,大家都在求生存,“这两年运输公司不好干”。

他还说,南和区的罐车运输与其它地方的差异在于,过去积累下来的小车队特别多,他们没有大客户在背后撑着,只好在市场上大打价格战,以往1000元的运输费用,现在500元都有人接。

而司机为了节约成本,一是走省道节约高速路费,二是混罐。

他说,河北还率先采用了车队的积分管理制度,规定了司机每个月要跑够多少公里才能拿到基本工资,多跑的算作奖金。在南和区,大部分司机的薪资停留在6-7千元,只有少数司机才能赚到万元的收入。

混罐如何成为漏洞

事实上,我国对于煤油一类的危险品运输一直都有严格的审核标准。

首先是司机的资质。按照要求,危险品运输人员不仅要取得同驾驶车辆对应的驾驶证,还要取得经营性道路旅客运输或者货物运输驾驶员从业资格2年以上,才能在考试合格后取得相应的危险品从业资格证上岗。

但据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有些司机是无证(危险品从业资格证)上岗的,这无疑带来了行业的乱象发生。

货运协会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一资格证的发放权限已经下放到了区县一级,即满足条件的司机可以通过企业所在的区县运管所(局)进行增项。

对此,一位日用杂品流通协会人士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样做并不安全。“由省统一办证的好处是省级部门可以统一监管,但现在下放到县市一级,监管起来会比较困难。”

其次是涉及运输车辆的监管。

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网上曾在今年4月4日刊载《找准难点问题 加强危化品道路运输安全管理》文章,撰文者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柯林提到,日常监督管理“甄别难”。

“在日常实践中,只有运输石油化工产品的油罐车能被一眼认出,而运输其他危化品,尤其是剧毒化学品、烟花爆竹的车辆,一般在外观上并无明显标志,如果在车体上不标明或驾驶人不如实告知,路面管理人员无法对车辆运载物品是否是危化品进行甄别,从而造成监管失控和打击不力,形成监管漏洞。”

徐栋也表示,除了每年的年审年检,跑在路上的车子只要不发生突发情况,交警和运输部门一般抽查不多。这在某种程度上给司机留下了灰色操作的空间。

图源:新京报(视频截图)

另一方面,我国于2014年开始实施的《GB/T30354-2013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以下简称《运输规范》)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车或容器运输。

该《运输规范》还提到,装入油脂之前,应认真检查运输容器是否为专用容器以及容器是否清洁、干燥。

但《运输规范》不是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对食用油生产和需求方的企业约束力有限。

徐栋说,自己干了运输快30年,眼见的灰色地带不少,但他还是觉得,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情不能儿戏。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的徐栋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上半年房地产仍在洗牌,保利稳坐“榜一大哥”,险资不当股东当“房东”
上半年GDP超60万亿,消费贡献超6成,专家:下半年将延续向好态势
科创板5年:573家公司4.79万亿市值,夯实“硬科技”,耕好“试验田”
恒丰银行奋力写好“五篇大文章”:金融青年加码绿色金融,基层之力描绘绿水青山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