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教育疯狂内卷:补习费连续三年创新高,人均每月花2300元

刘沐轩
2024-06-11 18:25:43
来源: 时代周报
韩国高中生,平均每天学习16个小时。

“一考定终身”的观念,在韩国同样存在,有时甚至更加极端。

自2006年以来,被称作“韩国高考”的大学修学能力考试(CSAT)会在每年11月的第三个周四举行,考生要在8个多小时内完成6门科目的考试,其中包括韩语、数学、英语、韩国历史、第二外语和一个必选的“探究”科目。

韩国CSAT考试的所有科目在一天内考完,对学生的精力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图源:社交媒体)

即便顺利完成考试,韩国学生也还要面临激烈的录取竞争。

韩国的大学录取率超过70%,长期位于经合组织国家中的前列,但能为学生未来出路提供保障的却只有三所大学:首尔国立大学、韩国大学和延世大学。以其首字母命名,这三所高校被韩国人称作“SKY学校”。

尽管SKY学校的录取率都只有1%,但却向韩国输出了70%的财阀企业高管,以及80%的司法部门公务员。

为了这1%的录取率,韩国学生可以说是“削尖了脑袋”。据韩媒《朝鲜日报》报道,韩国高中生平均每天学习16个小时。

韩国家长间甚至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睡3个小时,才有机会进入SKY学校,成为“人上人”;睡4个小时,有机会考入其他大学;睡5个小时,就不要梦想能上大学。

永不停息的补习班

夜晚十点,位于首尔江南区大峙洞的补习班一条街,与几公里外娱乐场所遍布的街区截然不同。整齐的荧光灯管发出惨白的光,每一扇窗户都拉上了窗帘,整条街上几乎没有车辆敢鸣笛,寂静得出奇。

首尔的补习班一条街。(图源:社交媒体)

这里是韩国家长和考生们的追梦之地,也是韩国教育疯狂内卷下喂养出的“庞大帝国”。

“首尔补习班数量已经达到便利店的3倍。”韩国《中央日报》在2023年是这样形容的。据环球时报报道,截至2023年5月,首尔25个行政区的补习班总数达到近2.43万家,悄然占据了街头巷尾。 

而大多数居住在首尔都市圈附近的学生们,都会在长达10小时的学校课程后,来到这里的补习班和模拟考中心学习到晚上11点。然后,他们会回家自学到凌晨一两点。

韩国课外辅导产业,脱胎于韩国的长期实行的一项考试制度——超纲题。

为了拉开考生之间的分数差距,2023年之前的韩国CSAT科目每一科都必定包含超纲题。这使得韩国家长们不得不求助于课外辅导班,让学生应对这些在公立教育中不教授的内容。

2023年6月15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实行教育改革,命令教育部长取消CSAT的超纲题,声称此举会促进教育公平,减轻教育压力。他还指出,近期课外补习费不断上涨,政府有必要大力推进减轻校外辅导费的方案。

但目前看来,尹锡悦推行的教育改革尚未带来切实的效果。韩国家长对补习班的支出仍在增长,韩国的教育内卷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问题。

韩国补习班是一个庞大的产业。(图源:社交媒体)

根据韩国教育部和统计厅3月14日发布的一份数据,韩国2023年小学、初中和高中生的课外辅导支出总额同比增长4.5%,达到27.1万亿韩元(约合1433.6亿元人民币),几乎相当于海地或冰岛等小国的GDP,并且连续三年创下新高。

其中,韩国学生人均每月补课费为43.4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300元),一半都花在了英语(12.8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73元)和数学(12.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42元)上。总增幅也达到5.8%,甚至高于2023年韩国3.6%的通胀水平。

不同地区的费用差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教育不公平。首尔学生的人均每月补课费最高达到为62.8万韩元(约合3328元人民币),而全罗南道的学生补课开销还不到首尔地区的一半,每月仅为27.9万韩元(约合1478元人民币)。

据韩联社报道,分析指出,改革后支出仍然增长的主因,是学医热潮和取消超纲题引发学生和家长的不安情绪。

“一考定终身”

韩国人极其重视CSAT,韩国的大多数老师都会告诉学生,如果学生在这场考试中不及格,他们的余生都会不及格。

不仅如此,韩国整个社会基本都会为考生让行。

每年11月的CSAT考试日临近之际,首尔市中心钟路区曹溪寺总是挤满了为学生祈福的家长们。而到了考试日当天,股市开盘会延期一小时,地铁会提前运行一小时,大多数企业还会调整员工上班时间以错开早高峰。

更特殊的一项举措是,为了减少对英语考试听力部分的噪音干扰,韩国的交通部门会于考试当天的下午1:05分到1:40分,在全国范围内禁止所有飞机(除紧急情况之外)的起飞和降落。

受此影响,在2023年英语考试当天,有90多个航班不得不调整起降时间。

查看考场分配表的韩国考生。(图源:社交媒体)

但社会各界的重视,在某种程度上也加重了韩国学生肩上无形的压力。

在韩国政府的一项涉及近6万名初中和高中生的调查中,近四分之一的男生和三分之一的女生患有抑郁症。而在13至18岁的韩国年轻人中,有一半认为教育是他们最大的担忧。

内卷导致人口问题

教育内卷也成为了不少韩国家长的困境。

据育娲人口研究智库的2023年的年度研究报告,韩国是全球育儿成本最高的国家,其成本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79倍。

教育内卷造成的课外补习泛滥,也被认为是造成韩国出生率不断下滑的原因之一。

据韩国统计厅5月29日发布的“3月人口动向”资料,韩国今年第一季度总和生育率为0.76,同比减少0.06,创下同期最低纪录,出生人口为6.0474万人,同比减少6.2%。这是一季度总和生育率首次跌破0.8,且韩国所有市、道的总和生育率均出现减少。

教育内卷和人口问题构成恶性循环。(图源:社交媒体)

仅为0.76的生育率,意味着韩国每100名妇女的一生中仅有76名婴儿出生。这与韩国2000年的生育率1.48相比大幅下降,更是远远低于1980年的2.82和1960年的5.95。通常而言,一个国家需要保持2.1以上的生育率,才能维持人口稳定,而不依赖移民。

与此同时,人口问题也反过来影响教育行业。根据韩国教育部和韩国教育发展研究所的统计,2024年首尔有资格入学的儿童人数比去年暴跌了10.3%。预计到2026年,韩国的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总数将下降到500万以下。

分析人士指出,学龄儿童的下降后续还会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包括教师招聘减少、学校合并或倒闭等。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再造一个董宇辉?直播造星、降开店门槛,TikTok美区商家“坐上火箭”
获美国FDA暂定批准,利拉鲁肽仿制药可在美国销售,对翰宇药业影响几何?
减重版司美格鲁肽在华获批,诺和诺德已启动药品供应相关流程,效果如何?
动物园开始“卷”起来:广州重新开放海洋馆,南京红山文创卖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