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30亿元交易告吹背后:神秘接盘方未按时付款,千亿福建国企抽身失败

梁春富
2023-11-14 21:58:32
来源: 时代周报
控制权变更告吹,合力泰未来驶向何处?

11月14日,合力泰(002217.SZ)股价一度触及跌停,最终收报3.15元/股,跌6.53%,市值失守百亿关口。此前一天,合力泰发布终止公司控制权变更的公告,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下称“电子信息集团”)解除并终止股份转让协议及与股份转让相关的其他权利和义务约定。

合力泰成立于2003年,主要产品包括新型显示、光电传感、FPC柔性线路板、新材料等。电子信息集团是福建省国资委下属企业。截至2022年底,该集团资产总额为1093.2亿元,所有者权益298.39亿元。

对于终止股权转让,电子信息集团解释称,深圳慧舍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慧舍科技)未能履行已签署的本次股转相关协议约定的义务,构成违约。今年6月5日,电子信息集团与慧舍科技达成协议,将所持合力泰5.03亿股(占总股本16.15%)转让给慧舍科技,转让价格为每股6.09元,交易总对价30.65亿元。

交易完成后,慧舍科技将控股合力泰,实际控制人将由福建省国资委变更为李兴龙。此外,为促使合力泰及其子公司在过渡期间以及股份转让完成后持续稳定经营,慧舍科技承诺向合力泰提供不低于30亿元的资金支持。

据合力泰公告,慧舍科技先后向电子信息集团支付了磋商诚意金以及两期资金,合计8000万元。同时,慧舍科技还向合力泰提供了600万元的资金支持。不过,电子信息集团称,慧舍科技存在拖延支付相关款项的情况。

电子信息集团入主合力泰已五年有余,合力泰近期经营状况不容乐观。2023年前三季度,合力泰实现营收41.46亿元,同比大降54.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93亿元,上年同期为-15.18亿元。

控制权变更告吹,合力泰未来驶向何处?就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合力泰董事会秘书华耀虹,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一拖再拖的股权转让款

据慧舍科技与电子信息集团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款一共分三期支付。

第一期为5000万元的保证金,由慧舍科技于协议签署后1个工作日汇入指定银行账户;第二期款项约8.7亿元,慧舍科技应于协议签署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或转让方另行同意的其他时间,汇入指定的共管账户;第三期款项约21.36亿元,在通过审查后,仍由深圳慧舍汇入共管账户。

然而,慧舍科技支付第一期保证金后,却迟迟未向电子信息集团支付第二期款项。8月5日,电子信息集团与慧舍科技另外签署协议,慧舍科技又支付了2000万元保证金,电子信息集团则同意将第二期款项延期至9月6日。

8月18日,电子信息集团要求慧舍科技尽快落地上述协议事项,并要求该公司于今年8月21日24:00前给予合力泰进一步的资金支持。若达不成上述要求,电子信息集团有权终止股权转让交易。

慧舍科技在指定期限内,向合力泰提供了600万元的资金支持。8月22日,合力泰又与慧舍科技指定的供应链企业签订了供应链服务协议,目前已有一笔约425万元的供应链订单开始分批交货。

不过,电子信息集团9月6日仍未收到上述第二期款项。9月7日,慧舍科技向电子信息集团追加保证金1000万元,又获得了6天的延期支付时间。

一周后的9月14日,电子信息集团称,仍未收到慧舍科技支付的第二期款项。此后,合力泰也再无披露交易状况。

据交易双方的协议约定,若慧舍科技超过30个工作日仍未全额支付完毕第二期、第三期任一期应付的股份转让价款的,电子心信息集团有权解除合同,并没收慧舍科技已支付的首期款。

接盘方陷入借款纠纷

慧舍科技专事为收购合力泰成立,股东背景多元。

工商资料显示,慧舍科技2023年3月15日注册。次日,合力泰就披露了易主计划。当时筹划转让股权比例为21.13%,电子信息集团出清股权,全身而退。

成立之初,慧舍科技只有2名合伙人,分别是一名为文璟的自然人以及慧舍控股有限公司,两者持有份额比例分别是1%、99%。5月18日,慧舍控股有限公司退出,贵安新区综保新型工业发展股权基金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贵安新区股权基金”)、贵阳臻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臻芯科技”)、李兴龙等成为深圳慧舍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三者分别持有份额的比例为70%、28%、1%。文璟持有份额保持不变。8月,臻芯科技又将其所持股权转让给李兴龙。

图源:天眼查

现年41岁的李兴龙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人,他和妻子左秀艳直接、间接持股并控制的企业共有13家,多家企业从事显示电路相关业务。夫妻二人最为核心资产为臻芯科技和深圳视显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视显光电”)。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李兴龙、左秀艳夫妇二人实控的视显光电陷入内斗漩涡。

图源:天眼查

股权穿透后,李兴龙、左秀艳夫妇合计控制视显光电55%股权,两人分别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董事;持股比例第二大的股东为自然人侯大鹏。

然而,侯大鹏及其实控深圳中显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显”)将李兴龙、视显光电告至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原告被告双方的《债转股协议》;返还债转股本金770万元;支付利息及违约金合计1582万元。该案件于2023年3月开庭审理,判决结果尚未公开。

两大股东之间的纠纷已持续多年。

2019年,视显光电以股东出资纠纷为由,起诉侯大鹏和深圳中显,但被法院驳回。2022年,李兴龙再次起诉深圳中显,案由为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最终李兴龙撤诉。

视显光电近年的经营情况亦不乐观。据中国裁决文书网的信息,该公司涉及多起合同借款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经营纠纷等案件,曾是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虽然李兴龙、左秀艳夫妇二人在深圳的生意近年来并不顺利,但在贵州投资设立的臻芯科技却获得了贵州国资的青睐。

臻芯科技成立于2020年,注册资金1.7亿元,主营电子产品ODM及OEM 生产制造、云服务器生产制造,智慧产品等,位于贵州贵阳市南明区欧美产业园。股权层层穿透,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为贵州省国资旗下一家私募;第四大股东系贵阳南明电子信息产业引导基金(有限合伙)(下称“贵阳南明基金”),也有贵阳市当地国资背景。

图源:天眼查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华科明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贵州华科明德”)持有贵阳南明基金1%股权,前者来头也不小。该公司在贵阳市南明区政府、华中科技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贵州集成电路联合研究中心支持下成立的私募股权基金公司。自2019年备案以来,贵州华科明德投资了包括臻芯科技在内的多家贵州当地科技企业,并与当地政府共同设立了多支产业基金,主投电子信息产业。同时,该基金公司还设有家族办公室业务,主要发行明德系列产品。

贵州华科明德还是贵安新区股权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后者则是上述慧舍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70%。

合力泰同样“麻烦”不断

合力泰的经营状况更不容乐观。

合力泰前身是山东联合化工,由于业绩不振,2014年,山东联合化工卖壳,江西籍企业家文开福旗下江西合力泰由此完成借壳上市,并将上市公司更名为合力泰。

完成借壳后,合力泰大力并购扩张。相继完成了对平波电子、业际光电、珠海晨新、比亚迪电子部品件等多家公司收购,交易价格合计41.58亿元。

借助并购,合力泰得以快速扩展,发展进入快车道。2015年至2018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49.53亿元、118.45亿元、151.11亿元、169.04亿元,净利润为2.18亿元、8.74亿元、11.79亿元、13.58亿元。合力泰成为集研发、销售、生产于一身的智能硬件方案商和制造商,主要产品为触控显示类产品、光电传感类产品,小米、OPPO、VIVO、荣耀、比亚迪等知名企业都成为了它的客户。

图源:合力泰官网

大举扩张之下,合力泰的资金压力也在增大。2018年,该公司短期借款为55.51亿元,而货币资金仅有29.32亿元。同年10月,文开福决定让出控制权。电子信息集团出资32.19亿元,拿下合力泰控股权。

电子信息集团主要从事电子信息行业的资产投资和经营管理,业务范围涵盖集成电路、新型显示、网络通信和信息服务业,产业链里独缺模组板块。控股合力泰,电子信息集团可构建更为完整的电子产业链。

入主之初,电子信息集团未全面介入合力泰,合力泰的经营依然保持较强独立性。文开福继续担任董事长,但也做出业绩承诺。2018年至2020年,合力泰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56亿元、14.92亿元、16.11亿元。若净利润未达标,2018年至2020年各年度,文开福应支付业绩补偿款3005.12万元、3.31亿元及34.14亿元,合计37.75亿元。

2018年,合力泰实现净利润13.58亿元,勉强完成业绩承诺。2019年,合力泰实际净利润为10.80亿元,未完成业绩承诺。2020年5月,文开福卸任合力泰董事长职务,当年合力泰净亏损高达31.19亿元。

对赌失败,文开福的业绩补偿未到位,双方对簿公堂。合力泰今年4月披露,法院判决,文开福向电子信息集团支付业绩补偿款27.23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慧舍科技有一位名为文璟的自然人股东。合力泰也曾有一位名为文璟的董事,系文开福之女。就此,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文开福,电话并未接通。

文开福卸任董事长一职后,2020年合力泰巨亏31.19亿元。电子信息集团并未放弃这家上市公司。2021年2月,合力泰披露定增预案,公司向控股股东电子信息集团发行股票9.3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28.7亿元。

2021年,合力泰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7676.15万,但扣非净利润为-9.09亿元。公司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5.15亿元、-33.14亿元。不到四年时间,合力泰扣非净利润合计-77.38亿元。

除了连年巨亏,合力泰当前还面临更为严峻的状况。8月13日,合力泰披露公告称,由于合同纠纷和票据追索,公司及子公司累计5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冻结金额超过1亿元。

对于银行账户被冻结,合力泰表示,目前,由于公司控制权转让事项的不确定性,加剧了公司阶段性资金流的紧张,导致公司的银行授信、融资租赁、商业承兑汇票、供应链金融业务等融资业务出现到期未能清偿的情形,从而引发各债权人发起诉讼,以致公司及各借款主体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轮候冻结。

此后,合力泰先后多次披露新增诉讼、仲裁事项暨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务逾期方面的公告。也是在这个时间段,慧舍科技出现延期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情况。

据合力泰的公告,该公司逾期债务金额还在增加。截至11月3日,合力泰及子公司在银行、融资租赁公司等金融机构累计的逾期债务金额折合为11.84亿元(其中美元588.39万元),占公司2022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1.59%。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李君如:发展新质生产力,关键在人才,基础在教育
直播带货跌出前10,三只羊“疯狂”找出路,小杨哥徒弟开启视频号首播
南极电商博弈自营:净利润1亿,却花2亿打楼宇广告
“豆奶之王”三十年浮沉,维维股份关键人的幕后与台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