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烟草业买断工龄乱象:涉及3万多原从业者,许多人晚景凄凉

发布时间:2013-04-11 01:08:09

 | 时代周报 | 228期 |  评论 (0) 转播到腾讯微博

本报记者 石玉 发自河南郑州

自本世纪初开始,中国烟草业实施减员增效,大批职工获得一次性“买断工龄”补偿金后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关系。而今,这些“强势行业”的失业者晚景凄凉,待遇甚至不如普通失业者。

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让中国烟草业背负着双重压力:它合法地参与制造了许多癌症患者;而它自身的员工,被大批地、以不合理补偿后,抛到社会,自生自灭。

此前,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呼吁妥善安置烟草行业这3万多名职工。

“强势行业”的失业者

今年4月9日,河南省襄城县,55岁的姚全义呆坐在家中。他只能通过喉部一个裸露的小孔呼吸。

这是一个对生活近乎绝望的人,已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每年自己承担的养老金和医保费用达5000多元;他的妻子多年前在县城的水泥厂下岗,至今没有工作;儿子在外打工,仅有一点微薄的收入。

姚全义曾在襄城县烟草公司工作了25年。在未下岗前,姚全义的工作是从烟农手中收购烟叶,打包后出售给卷烟厂。襄城县的烟草品质优良,除供应中国高档香烟外,还大量出口。

2005年,作为河南烟草公司减员增效的试点,襄城县烟草公司包括姚全义在内的273人被买断工龄。姚全义与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一次性买断工龄,获17万多元补偿金。2007年,他患上喉癌,两次手术,花费了20多万元。

姚全义的困境并不是特例。原襄城县烟草公司职工崔金平1976年参加工作,被买断工龄后第二年身体半瘫,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还有一位近20年工龄的女职工,一家六口人都在襄城县烟草公司,均被买断,现在孩子上高中的费用都难以为继。

从本世纪初开始,全国烟草行业各企业为解决人员冗余问题,纷纷进行裁员增效,手段就是买断工龄。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在湖南永州,市烟草局所辖县局减员增效后的岗位是原职工总数的60%左右。如宁远县烟草局当年在册职工达500多人,只给300个岗位;江永县烟草局当年在岗人员是243人,只设岗位150个,仅占职工人数61%。这就意味着,有近40%的职工需要被买断。

山东烟草系统于2003年9月开始进行行业结构调整,有3100人被买断工龄。原山东临清卷烟厂有459名职工被解除劳动合同,当年两险每人交1600元左右,而在2009年就上涨到5800元的标准。一个40岁的职工,按照20年的工龄计算,买断金是15万元左右,再交20年的养老和医疗保险,按平均每年交7000元算,就剩余不足2万元。

鉴于此,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此前建议,妥善安置烟草行业被买断工龄职工。

蔡继明指出,由于缺乏合理的善后措施,导致各地烟草企业被买断工龄的职工抗议不断,以至于十几年来逐渐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迄今为止,在辽宁、河南等十几个省内,发生了多起烟草行业被买断工龄职工起诉、上访、游行示威等事件,涉及烟草行业被买断工龄职工3万余人。

除涉嫌违反《劳动法》、补偿过低、缺乏社会保障问题外,蔡继明还指出买断职工工龄中存在的其他问题:采用了非职工自愿的手段。既然职工不愿被买断工龄,为达到裁员目的,烟草企业通常宣传说买断工龄是必须的,早点接受还有补偿,晚了就什么都没有。普通工人缺乏维护权利的法律知识和能力,被迫接受。

假公济私。借买断工龄之机,烟草企业管理层将自己的亲朋好友安插进来,成为一种普遍的腐败现象。买断工龄是一种裁减富余人员的手段,但是一些干了一二十年以上的职工被辞退后,企业短期内重新招聘新的员工,并借机徇私受贿,同时拒不录用原辞退职工。

苦乐不均。烟草行业被买断工龄职工和正常退休职工待遇对比反差强烈,造成严重不公平,这也是烟草企业被买断工龄职工十余年来不断抗议的重要原因。以河南邓州为例,普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为1500元左右,而烟草行业退休职工月收入超过3000元。有些当成临时工被买断工龄的职工甚至没有养老金,只有每月300多元生活费。

赚钱后别忘“还账”

2005年卸下包袱后,河南烟草“更上一层楼”。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河南烟草行业完成利税104亿元。2006年,河南省烟草行业主要经济指标均创“历史最高水平”,全行业共实现利税132.75亿元,其中利润达到44.47亿元。

从1987年起,烟草行业一直是我国的第一大税源。2002年,我国烟草行业上缴税利1456亿元,占我国财政收入的8%。2004年我国烟草行业累计实现利税超过2100亿元,烟草业税收占全国总税收的10%。2012年,烟草全行业实现工商利税8649亿元,同比增长15.7%;上交国家财政7166亿元,同比增长19%。

烟草行业永远是把双刃剑,在政府增收的同时,社会乃至政府本身不得不为其付出代价。

媒体报道显示,尽管法国烟草业为法国政府每年带来约120亿欧元的税收收入,但法国国库并未因此而充实,因为法国政府每年为各类吸烟人群支付的医疗费用支出高达600亿欧元,远远超过烟草税收收入。

中国的控烟效果本就不佳,烟草业更兼政企合一的机制,近年来骂声不断。较之西方,中国烟草业背负了双重压力:它合法地参与制造了许多癌症患者;而其自身员工,被大批地、以不合理补偿后抛到社会,任其自生自灭。

河南许昌是烟草生产的重镇,考察从原许昌烤烟厂到天昌国际烟草有限公司(下称“天昌公司”)用工制度的流变,可清晰发现烟草行业是如何“减员增效”的。

据一位职工介绍,原许昌烤烟厂有着近百年的历史,有亚洲最大的烤烟设备。2005年,原许昌烤烟厂改制人员分流,有1300名左右的职工被买断工龄,几乎是全部职工的总数。一位工龄30年的职工,买断资金总额为11万多元。其余人员,如厂领导、军转干部和市级劳模等20多人被分流进入天昌公司。

天昌公司于1993年由河南省烟草公司发起成立。设立之初,有105名职工,借用原许昌烤烟厂的场地和设备生产,每年生产30万担烤烟,后增加到60万担。原许昌烤烟厂则一直保持着每年60万担的产量规模。

2005年,职工买断工龄的同时,原许昌烤烟厂的资产并入天昌公司,天昌公司一下子增加到120万担的年生产能力。2011年,河南其余三个烤烟企业也并入天昌公司,该公司的4个生产点拥有6条打叶复烤生产线、240万担的年设计加工能力。

依靠行政垄断,天昌公司掌握、操作了河南境内的所有烤烟业务,它的董事长由河南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担任。2012年被“双规”的河南烟草专卖局局长郑建民在担任副职期间,长期兼任天昌公司董事长。据上述知情职工介绍,上级批复的买断工龄的资金标准,本比职工拿到手里的要高,但现实中这些资金被克扣了。郑建民被“双规”后,天昌公司有高管人员因此接受司法调查。

“天昌公司用工分有三种:全民合同工、协议工和季节工。” 上述知情职工介绍,天昌公司的许昌生产点120万担/年的全民合同工,目前仅有153人。

天昌公司需要熟练技术工人,就从被买断的工人中重新聘用。这部分工人为协议工,有350人左右,干的活跟全民合同工一样,但工资水平却不到他们的一半。全民合同工每月最低3000多元的收入,而协议工仅有1300元左右。

季节工主要是农民工,没有劳动合同,按日结账,但平均水平还比协议工要高一些。这些人最多时达1500—1600人,成为了工人的主体。

而原许昌烤烟厂1000名左右的职工,大部分没有被返聘,只有自谋职业。

为此,蔡继明建议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作出政策规定,地方政府应该承认被买断工龄职工实际失业状态,对于其自主创业给予下岗失业人员的减免税收等优惠条件。对于没有社会保险的被买断工龄职工,应责令原烟草企业为其交付。对于连续工作10年以上的职工,无论其合同是否临时工,都应按正式工一样给予社会保险,确保同工同酬。

蔡继明还建议民政部作出规定,地方民政部门应对被买断工龄后陷入生活困境的职工给予合理的经济补助;建议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规定,对于被买断工龄职工的诉讼,地方法院应予受理。 

相关文章: 关键词:烟草买断工龄下岗

发表您的评论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