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北京暴雨“冲毁”的悉昙酒店恢复营业,每晚7000元起,首日万元房型售罄

林心林
2024-05-15 21:16:12
来源: 时代财经
悉昙酒店所处的野奢酒店赛道,也在近几年爆火。

“青山依旧,悉昙如故”。去年因大堂被暴雨冲毁而上热搜的北京悉昙酒店将重新营业。

图片来源:北京悉昙酒店官网

近日,野奢酒店悉昙在官方公众号宣布开放自5月25日起的预订。5月15日,悉昙酒店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称,目前已正式开放5月25日-8月31日期内的客房预订。

去年7月29日,台风杜苏芮残余环流北上,造成京津冀地区超强降水,北京遭遇大规模降雨,门头沟、房山地区更是河水暴涨、受灾严重。

号称“京城最昂贵酒店”的悉昙酒店就位于门头沟阳坡元村旧址,与千年古刹潭柘寺千米之隔,酒店日常房价为6000元/晚至15000元/晚不等。由于受到暴雨山洪影响,该酒店去年8月起在多个OTA平台下架房源。

时隔10个月再营业,万元房型被订完

在去年的暴雨中,悉昙酒店受损严重。根据酒店住客当时在社交平台发布的求救信息,酒店外的道路被山洪冲垮,酒店内部分公区被洪水淹没,其中酒店大堂陈设满是泥浆,室外园林小桥、露天泳池等造景也遭损毁。

经历数月的修复,5月15日,上述悉昙酒店工作人员介绍,酒店主要针对室外景观和部分房间进行了相应的装修升级,包括此前受损的大堂也已经修缮完毕。该工作人员称,重新开放预订后,已陆续有5月25日起入住的订单产生,包括端午节假期也有订单。

时代财经查阅悉昙酒店官方小程序获悉,5月25日重新开业当天,已有8个房型显示“订完”,其中包括12520元/晚的“拥翠·全景套房”以及10558元/晚的“含翠·山景大床房”等,前者为价格最高的房型。而价格最低的则是“含翠·精致园景大床房”,房价为7115元/晚,目前仍可预订。

小程序显示,重启开业后的半个月内,悉昙酒店每日都有多个房型被预订。此外,酒店整体价格较此前有所变化,工作人员表示主要是应对市场调整,部分房型价格上涨、部分则进行了下调。

酒店民宿设计师王磊(化名)告诉时代财经,虽然酒店内部修缮完毕,但周边的山水环境及基础设施可能还未完全恢复,这对于酒店价值或有所影响。上述工作人员则表示,酒店周边的自然环境目前已恢复得差不多,包括市政也一直在积极修缮路况。

事实上,自去年7月极端强降雨之后,北京门头沟、房山区等灾后恢复重建工作一直在持续推进。据新京报1月份报道,根据2024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近七成受灾乡村民宿正常运营。4月11日,“北京门头沟”官方公众号表示,截至当前17家等级景区中仍有11家景区尚未恢复开放。

“附近的妙峰山景区4月30日才恢复营业。”门头沟“自然醒民宿”老板对时代财经称,由于民宿房屋本身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去年9月1日该民宿已恢复营业。“我们算是恢复较早的一批了,今年五一入住率也超过了90%。”

据该民宿老板了解,目前门头沟的民宿酒店已经基本恢复营业,但一些地势低洼地区的房屋可能受损比较严重,且山上还是能看到洪水冲击后的痕迹。

野奢酒店走红,价格上万被称“中产收割机”

悉昙酒店所处的野奢酒店赛道,也在近几年爆火。

疫情期间,由于出行半径受到限制,加上出境游群体等高端消费需求下沉等影响,国内野奢酒店迎来快速生长期。在云南、贵州、新疆、西藏、青海等地方,涌现不少野奢酒店。不过,与国外已发展上百年相比,野奢酒店这一业态在国内尚在起步摸索期。

相较于传统酒店,野奢酒店的主要特点在于以原生态自然环境为背景,乡野建筑风格为外观,内部则豪华奢侈。同时,虽然地处偏远的野郊,但房费可以与高星级酒店媲美。

有报道曾指出,在野奢酒店圈子里,每晚1500元的帐篷是基础,每晚3000元的房间也只是第一级,从五千元到上万的价格则随处可见。

造价高是此类酒店房价高昂的原因之一。

根据悉昙酒店此前披露的公开信息,该酒店景观由日本造园大师野村勘治、顺景园林团队设计,耗时8年斥资8亿元完成,保留了多处超五百年历史的古建筑遗址与植物,占地面积达13000平方米。

酒店业主方的背景也十分雄厚。工商信息显示,悉昙酒店实控人程少良为银泰系上市公司银泰黄金(000975.SZ)、京投发展(600683.SH)股东,并控股多家旅游公司股份。在此之前,程少良曾任京投银泰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于2015年辞职。

酒店民宿设计师王磊指出,一些卖出高价的野奢酒店在材料和工艺上投入较大,“比如普通石材每平方米300元-600元,但有些中高端石材则高达每平方米2000元。”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也表示,野奢酒店的建设成本一般会比普通的城市酒店高,包括运输成本、人工成本、施工难度,以及在郊外环境下会带来许多隐蔽工程等。不过,周鸣岐指出,野奢酒店的优势在于地价便宜,“考虑到土地成本的话,总造价并不一定会贵很多。”

除此外,加入特定的酒店联盟品牌,是当前市面上野奢酒店的常用推广方式。悉昙酒店目前便由法国罗莱夏朵国际精品酒店联盟负责管理运营,其也是罗莱夏朵在中国华北地区的首家度假酒店。

尽管野奢酒店房价高昂,仍有部分消费者为其不远千里去打卡,一度被称之为中产、网红的“收割机”。

曾体验过数家野奢酒店的消费者李岚(化名)称,自己入坑野奢酒店主要是在2021年前后,当时觉得野奢酒店一般在山林深处,能有比较独特的入住体验,“一些热门野奢酒店旺季预订周期要提早两个月。”

不过,李岚称,正因为选址特殊,不少野奢酒店的交通十分不便,“有些甚至称得上荒山野岭。”此外,李岚认为许多野奢酒店价格有些“虚高”,硬软件与成熟的星级酒店仍有较大差距。

此外,为了营造原生态的自然氛围,野奢酒店选址大多依山傍水,这也需要较强的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除了北京悉昙酒店,著名网红野奢酒店阳朔糖舍、阳朔香樟华苹酒店也曾遭遇洪水毁坏。

不过,周鸣岐也指出,由于出境游市场没有完全恢复,加上国内更多酒店都是集中在城市酒店或者旅游景区配套酒店,因此此类纯粹的度假酒店仍有长期的市场需求。“优质野奢酒店在国内还是一个蓝海市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近1700人现场“围观” 茅台股东会,张德芹:不想成为网红,努力服务股东
董事长拒绝实质性沟通!紫天科技业绩变脸,季度数据与年报存差异
他信再被起诉,74岁的他还会再入狱?专家:这是保守派的警告,还没撕破脸
牵手翰宇药业,押注司美格鲁肽,三生制药杀入千亿美元减肥药市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