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阿里频繁减持,“同城货运第一股”6年亏损近50亿,创始人也辞任了

林心林
2024-03-29 22:12:56
来源: 时代财经
阿里频频减持、创始人出走,快狗打车亟需重整旗鼓。

快狗打车的份额进一步被挤压。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3月28日晚间,“同城货运第一股”快狗打车(02246.HK)披露财报,2023 年其实现总收入7.53亿元,同比下降2.6%;毛利2.58亿元,同比下降1.4%;年内亏损11亿元,亏损同比缩窄9%。

若扣除公允价值变动、上市费用、商誉减值前的年内亏损等,快狗打车 2023 年未经审计的经调亏损净额为 1.7亿元,亏损同比收窄25.6%。

快狗打车的经营也面临着压力,当其他玩家仍在高歌猛进,加速市场扩张时,快狗打车的交易订单量近三年来首次出现下滑。

与此同时,阿里频频减持、创始人出走,快狗打车亟需重整旗鼓。

快狗打车减缓补贴,内地业务下滑

过去一年,快狗打车录得营收下降主要来自于中国内地业务的收缩。

以区域划分,2023年快狗打车来自中国内地产生的收入下降17.8%,自香港及海外市场产生的收入同年增长9.7%,对总体收入分别贡献38%和62%,而2022年两者的贡献占比为45%及55%。

从业务板块来看,快狗打车的营收下滑主要受累于平台服务。目前,快狗打车收入主要为平台服务、企业服务和增值服务三大板块,其中平台服务是指通过智能派单系统将司机与托运人匹配,从而促进按需同城物流。

去年,快狗打车来自平台服务的收入同比减少11.2%至2.17亿元,主要由于公司战略性降低对平台服务交易用户的奖励,导致来自中国内地的收入减少。

换言之,快狗打车减少了针对平台用户的补贴投入。2023年,快狗打车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2.03亿元,同比下降36.4%,仅占总收入的26%,其中,快狗打车的“平台服务交易用户的奖励”和“推广及广告费用”分别减少4980万元、2190万元。

而在线上同城物流激烈竞争的前几年,快狗打车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常年占总收入的40%以上,甚至过半。

而其他玩家却在加速切入同城货运赛道。

去年4月,满帮集团将此前收购的“省省回头车”与“运满满快车”合并,正式推出“省省”品牌;6月,滴滴货运称计划投入数千万元启动3周年优惠活动,在全国26城同步上线“发单3折起”活动。

补贴减少后,快狗打车的平台订单交易额也呈下降趋势。

财报显示,2023年,快狗打车有约2310万笔托运订单在平台上完成,同比下降12.5%;产生的合计交易总额为22.96亿元,下降9.6%。与之对比的是,同行货拉拉2023年上半年完成全球订单量2.6亿笔,全球货运GTV 39.27亿美元,分别增长39%、32%。

不过,快狗打车方面指出,随着行业内的补贴竞争逐渐减退,加上其在物流服务行业的强大实力,将能够继续稳步扩大快狗打车在同城物流市场的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快狗打车正在加大海外布局,尤其是针对B端的企业客户。得益于东南亚电商消费整体规模的不断扩大,快狗去年在越南的企业服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31.5%。

管理层换血,降低抽佣率抢司机

补贴减少也减少了快狗打车的亏损。

2023年,快狗打车录得年内亏损11亿元,同比缩窄9%,但离盈利尚有一段距离。2018年-2023年,快狗打车6年内累计亏损已近50亿元。

快狗打车曾在招股书中指出,因为同城物流业务尚处于初期阶段,公司作出了大量投资以推动业务增长,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至少截至2024年仍将继续产生亏损。

不过,资本似乎已经坐不住了。上市以来快狗打车的股价不断探底,截至3月29日,快狗打车股价报0.285港元/股,总市值不到2亿港元,较2022年上市之初蒸发超百亿港元市值。

而自去年底,股东阿里巴巴频繁减持。2023年11月至今,阿里巴巴逐月减持快狗打车股份,累计多达8次,最新一次减持是今年2月2日减持121.72万股。按此计算,阿里巴巴的持股比例已从上市时的14.97%下探至如今不足5%。

阿里巴巴的减持与其聚焦核心业务的策略有关。除了快狗打车,哔哩哔哩、小鹏汽车等也均是减持的对象,共同点是这三家上市公司目前均没能摆脱亏损的困境。

营收放缓、持续亏损下,快狗打车的管理层也进行了一轮大换血。

去年12月18日,快狗打车公告称由于需要处理其他事务,陈小华将辞任董事长兼执行董事,并不再担任集团任何职务;公司秘书余咏诗、独立非执行董事倪正东也辞去所任职位。

陈小华是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的得力干将,同时也是快狗打车的创始人。陈小华辞任后,快狗打车于12月22日官宣委任联席行政总裁林凯源为董事长。

管理层换血后,快狗打车在针对司机关怀、抽佣方面也开始有了一些动作。3月28日,快狗打车宣布启动“春风行动-北京站”,自4月1日起,北京地区的平台司机抽佣上限将从16%降低至10%,服务质量排名前20%的司机享受8%的抽佣率。

各家同城货运平台也在持续吸收司机,改善司机生存环境。2月份,货拉拉宣布全面下调面包车、货车保证金,由原本的1000元调整至200元;去年12月,省省将司机保证金下调至300元。

此次快狗打车还推出“收入保底奖励计划”,称只要满足相关要求,参与该奖励计划的合作司机月收入将不低于1.2万元,从而为平台合作司机提供相对稳定的经济保障。

不过,有快狗打车司机告诉时代财经,此前快狗打车也小范围推出过相关的保底奖励计划,但是一般有加入条件,比如要求是新加入平台的司机、持有京牌等。

针对抽佣下调,该司机称“最重要的是单量,如今快狗打车单量少得可怜,在后台挂着也接不到什么单。”据其观察,目前单量比较多的平台是滴滴货运和货拉拉。

一名不愿具名的物流行业人士则认为,董事长换帅、下调抽佣等行为是快狗打车的“自救”行为。在其看来,同城货运赛道竞争格局已发生变化,快狗打车要想挽回局面还需要较大的调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跨界白酒后又卖零食,“烤鸭第一股”全聚德结束三年连亏,等来的却是跌停
股价应声跌停,归母净利润下滑超90%!昔日PE大佬九鼎投资,正被房地产拖累
聚焦北京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首批70家龙头和专精特企业聚集雄安中关村园区
“吉利公子”入主ST澄星首份完整年报出炉 业绩亏损逾六千万
扫码分享